<var id="ydznu"><rt id="ydznu"></rt></var>
    <output id="ydznu"><form id="ydznu"><blockquote id="ydznu"></blockquote></form></output>
    
    
       
      學習指南
      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讀誦
       
       

      《家塾教學法》之《父師善誘法》

      清·唐彪 輯著

       

      目 錄

      介紹 仇兆鰲序 毛奇齡序 凡例
      父師善誘法(上卷)
      (一)父兄教子弟之法 (二)尊師擇師之法 (三)學問成就全賴師傳 (四)明師指點之益
      (五)經蒙宜分館 (六)師不宜輕換 (七)學生少則訓誨周詳 (八)教法要務
      (九)讀書分少長又當分月日多寡法 (十)父師當為子弟擇友 (十一)損友宜遠
      (十二)勸學 (十三)字畫毫厘之辨    
      父師善誘法(下卷)
      (一)童子初入學 (二)童子最重認字并認字法 (三)教授童子書法 (四)童子讀書溫書法
      (五)讀書訛別改正有法 (六)童子讀注法 (七)附古人大文與注分讀法
      (八)附《四書》正文大注小注字總數 (九)覓書宜請教高明 (十)背書宜用心細聽
      (十一)讀書總要 (十二)童子學字法 (十三)童子宜歌詩習禮 (十四)童子講書復書法
      (十五)童子讀古文法 (十六)童子讀文課文法 (十七)改文有法 (十八)童子宜學切音
      (十九)教學雜條      
      :不習舉業子弟工夫 :村落教童蒙法    
             
       

      介紹

          清人唐彪,號翼修,浙江人,輯著有《父師善誘法》、《讀書作文譜》、《身易》等。
          《父師善誘法》闡述了兒童教育的理論及方法,以論教法為主,主張“善誘”為“教學”之本,處處體現指導學習方法、養成學習習慣。唐彪認為,兒童教育首先要重視家教,家長要為兒童擇師選友,以端蒙養之正 ,他提倡順應兒童的天性,寓教于樂,主張根據兒童年齡和生理特征因材施教。蒙學之時著重抓誦讀、習字、認字等,教學上要講究方法,循序漸進。上卷分別論述了教師、學校、學生、教法、教學序列、教材等,下卷著重從指導學生掌握學法的角度,分別論述了誦讀、記憶、理解、選書、學書法、審美、口講、勤問等學習方法 。
          唐彪初以《父師善誘法》名其書,合刻重印后則常稱為《家塾教學法》,毛奇齡序中提到“其書舊名《家塾教學法》,吾愿受其書而求其法者”,包括《父師善誘法》、《讀書作文譜》二書。
          我們在整理過程中,參考結宦、文盛堂等幾種版本的冊子,互相參照,力求成為一個較為完整清楚的本子,為大家提供參考!由于我們才疏智淺,文中必有錯誤之處,還請讀者給予指正!

      返回目錄

       

      仇兆鰲序

          古之養士者,習之以《禮》、《樂》、《詩》、《書》,而復嫻之于射御書數,蓋道德才藝,本末相須,而不可以偏廢也。今世竟尚文藝,而于《少儀》、《內則》、《弟子職》諸條,漫不加意,此人心所以日放而人材所以日降歟。近經部議頒行朱子《小學》,俾童子有所取則,日孳孳于明倫正身、嘉言懿行,誠朝廷育才盛事也。自此家讀其書而敦本尚實,可謂得所先務矣。倘于游藝一途猶然荒疏,涉獵不能竟委窮源,又安所得華國文章,振風會于日上哉?此唐子翼修教法、書文譜二書之所由作也。翼修金華名宿,胸羅萬卷,而原本于道。向者秉鐸武林,課徒講學,人士蒸蒸蔚起,其所著學規二書,詳而有法,自延師受業以還,先令窮究經史,次及秦漢唐宋之文,莫不有條緒可依,而循途易致。且于執筆臨池,吟詩作賦,兼能旁通,曲暢其指。而于制舉之文,尤注意焉。蓋養其根而俟其實,加其膏而希其光。不汲汲于為文而文愈工,此唐子輯書之大意也。今日學堂中誠得二書,以資教學,則文有根抵,不為一切影響恍惚之談,其有功于文藝,不已多乎!余謂是書當與《小學》并行,一則砥行飭躬,以養其德性;一則博學多能,以擴其才華,異日立乎廟堂之上,言吐經綸而文垂金石,則唐子之所以造就學者,又豈淺鮮乎哉!
          康熙戊寅歲孟夏月甬江年家眷弟仇兆鰲頓首拜題

      返回目錄

      毛奇齡序

          古者教子弟之法,師以三行,保以六藝,未嘗專主呫嗶課誦及授簡筆之事,惟天子諸侯及鄉大夫元士之適子,則有六書九數典文簡策諸務,行于虎門,令其嫻習之,以為他日用世之籍也。今世則不然,學校之造士,文衡之選士,全以是物之優劣為進退,則又無 分貴賤少長,皆為最急之務矣。濲水唐先生獻策長安,出為師氏者若干年,歷東西兩浙人文會萃之所,皆座擁 臯比,令館下諸生執經北面,其為三物六德興起后學者,既已習之有素,且藝文燦然,見諸法則,所至省課諸生皆視效之,此真見諸行事,未嘗僅托之空言者 爾。乃睥睨之間,拂衣歸里,復取平時所為《讀書作文譜》、《父師善誘法》二書梓以行世,其間講求之切,擇取之精,一字一注,皆有繩檢,所謂哲匠稽器,非法不行者非與!夫弓冶之后,必有箕裘,世家子弟,皆有承授。先生席累世勛賢之裔,守其青箱,傳之不壞,今即以其所世嬗者,公諸海內,蓋不自私其美,而教化乃廣大焉。或疑先生以師保之尊,久歷 庠序,興德興行,歸田而復取呫嗶課誦之法,諄諄留意,似非要務。嘗讀伏生《大傳》及班掾《食貨志》,知鄉大夫歸田,每出而為閭黨師,謂之上老,終日居里門右塾,以掌誥誡。先生之著二書,抑亦鄉大夫居塾之遺情也乎?故其書舊名《家塾教學法》,吾愿受其書而求其法者,由此漸進于誠正修齊,以為治平之本,安見二書不為大學之先資也乎!
          康熙己卯季春月年家眷弟毛奇齡頓首拜撰

       橐音tuó

      返回目錄

      凡例

          一、古人之言,有一篇合發數理者,難以混入一類,愚為之分析隸于各類之中,非敢輕為割裂,蓋欲分類發明,不得不如此也。
          一、天下之理有歸一者,亦有兩端者。歸一者易見,兩端者難明,大舜、孔子每加意焉。是書于古人之議論有不同者,必兩存之,更為之分析其理,而斟酌取中,知偏見不可以為法也。
          一、凡一人立言,不無遺漏,惟集眾美補其欠缺,匯集成編,庶幾詳備。故二書不欲盡出于已,而多引他人之言也。
          一、凡書分類成卷,則事理會于一處,可以比擬而識其理之深淺,言之純疵,存精去粗,所集之書始能簡約。二書初所集古人成語與自己所著共二十五萬馀言,類聚一處,比其高下而刪汰之,僅存九萬馀言。故欲書詳備而仍簡約,必不可不分類也。
          一、凡書雖極明極淺,然初學必不能解,須父師為之講明,乃能領略。不然,雖列在案頭,亦如無有二書。雖不敢云佳,然頗有可采。父師能破 除俗見,虛心細閱,擇緊要者另作標記,另加圈點,與子弟講究,則讀過經書,一經解說,便能觸類推廣,悟所未言,可省卻數數講求也。至于文章,則不但易解,而且易做矣。信如此,則講解似屬不可已也。
          一、凡古人片言只字,必有所為而發。殫思竭慮,始筆于書,引用其言,安可沒其姓氏?近見輯書者,一書之中,無非他人議論,而卷首但列己名,使未見原書者,竟以為是其所著。噫!竊人之長以為己有,盜名誠巧矣,亦思作者精靈不滅之神,豈肯甘心。而冥冥之報密且嚴乎! 管登之曰:“名根未盡,慎毋著書,人間之墨跡未干,天上之罪案已定。”蓋謂其以穿窬之心,行穿窬之事。盜人學問才名,為上帝所深惡,玄律所不宥也。愚于二書,凡引古人之言,或詞晦、或語 俚者,每為之潤色,間有潤色過半者,必仍列其姓名,不敢奄為己有也。
          一、世風不古,坊間但見一書既行,即請人將書改頭換面,挪東入西,或全偷,或半竊,或剿襲三四,稱纂稱輯,或稱輯補,稱纂著,沒人之名,冒為己有,刻成庸陋之書,以欺世覓利。不數年間,效尤疊出,原書面目杳然無存。興言及此,深可痛心。二書不禁人之翻刻,但禁人之盜竊。倘有蹈此者,無論目前后日與年代深遠,必以盜竊鳴究,更將其盜名丑態著之于書,遍告四方也。
          一、徐伯魯《文體明辨》,毛西河、朱竹垞二先生俱謂不宜纂入書內,以其言多有未當也。余悉改去之,纂其是者,取其有裨于淺學也。

      返回目錄

       
      父師善誘法(上卷)

      (一)父兄教子弟之法

          唐彪曰:父兄教子弟,非僅六七歲時,延塾師訓誨,便謂可以謝己責也。必多方陶淑,于幼稚時即教以幼儀,稍長擇明師與之斟酌盡善課程,某書為正課,某書為兼課,某書讀畢,某書繼之,文在其中。通體定其正兼、先后,使確有成規可守,則所學自然允當矣。更擇良朋切磋夾輔,必不使親近狡仆損友,導之以色聲,并誘其嬉游博奕。如此則子弟之學必有成,庶可謂克盡父兄之職也。
          唐彪曰:父子之間,不過不責善而已,然致功之法與所讀之書,不可不自我授也,故孔子與伯魚,亦有讀《詩》讀《禮》之訓。今怠忽之父兄,不能設立善法教其子弟,又不購覓好書與之誦讀,事事皆委之于師,不知我既無諄切教子弟之心,師窺我意淡漠,恐亦不盡心訓誨矣。
          唐彪曰:父兄于子弟課程,必宜詳加檢點。書文間時當令其面背,文藝間時當面課之。如己不諳于文,當轉質之于人,始知所學之虛實也。

      返回目錄

      (二)尊師擇師之法

          唐彪曰:富貴之家姑息子弟,必欲他人來家附學,不欲子弟外往,又多存爾我之見,與人稍不相合,明知其家延有明師,不屑令子弟從游。甘心獨請先生,不思一人獨請,束修未必能厚,應請者未必名師,偶或名師曲意俯就,然終歲所入,不能給其一家之需,雖欲精勤嚴厲,盡心教迪,不可得矣。故誠心欲教子弟者,必不可姑息子弟,更不多存我見,宜與親朋聯絡,虛心延訪,同請名師,彼此互相趨就,雖所居少遠,往來微艱,不可辭也。古人千里尋師,尚不憚遠,何況同鄉井乎?
          唐彪曰:人僅知尊敬經師,而不知尊敬蒙師。經師束修猶有加厚者,蒙師則甚薄,更有薄之又薄者;經師猶樂供膳,而蒙師多令自餐,縱膳亦褻慢而已矣。抑知蒙師教授幼學,其督責之勞,耳無停聽,目無停視,唇焦舌敝,其苦甚于經師數倍。且人生平學問,得力全在十年內外。《四書》與本經宜熟也,馀經與后場宜帶讀也,書法與執筆宜講明也,切音與平仄宜調習也,經書之注,刪讀宜有法也。工夫得失全賴蒙師,非學優而又勤且嚴者,不克勝任。夫蒙師勞苦如此,關系又如此,豈可以子弟幼小,因而輕視先生也哉!
          唐彪曰:子曰:“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是師必以學問優為勝也。今人第謂蒙師貴勤與嚴,不必學優,皆屬偏見矣。惟于三者兼備,乃明師也。人無擇師之識,欲為子弟擇師,不宜止詢一人,恐其人以所親所友薦,或過揄揚,未必得實,必再加體問,果學優而又嚴且勤者,方令子弟從游,庶幾其可乎。又毛稚黃曰:大抵舉子業求正于先達最善,先達舉業過來人也。若為子弟擇師,自己不能別其賢否,以其人之文質諸先達,先達贊其文,則知其造詣正矣。此亦擇師一法也。

      返回目錄

      (三)學問成就全賴師傳

          唐彪曰:師之關系至重也,有孔子而后有七十二賢,有二程而后有三十高弟,有朱呂講學于麗澤(書院名),而后金華諸賢哲后先相繼迭出而不已,非得師成就之明驗乎!古人云:得決歸來好讀書。人亦曾細玩此言否也。

      返回目錄

      (四)明師指點之益

          唐彪曰:人之為學,第一在得明師。明師不必同處一堂講解經義、改閱文章者也,或經年一晤,片言數語指點大概,謂某經講說好,某史評斷好,某古文時文佳選也,不可不讀,某古文時文庸選也,不必著眼,則一日指點,受益已在終身。故明師不必同堂,亦有益也。然宇宙之內,不乏名賢,時加廉訪,必得其人。千里問業猶嫌其晚,乃人或畏其名高而不敢近,或以地遠而憚從游,或吝小費而不欲就正,寧甘學術卑陋,老死而無成。嗚呼!此豈天之限人乎哉!

      返回目錄

      (五)經蒙宜分館

          唐彪曰:予觀少年,未嘗無天資勝者,亦未嘗無勤學者,然皆學問荒落,無所成就,因反復細思,而知其弊。由于已冠、童蒙同一館,而先生兼攝兩項學徒也。吾婺往時經蒙分館,經師無童子分功,得盡心力于冠者之課程,故已冠者多受益;蒙師無冠者分功,得盡心力于童蒙之課程,故幼童亦受益。今則不然。經蒙兼攝,既要解《四書》,解《小學》,解文章,選時藝,改會課,又要替童子把筆、作對,寫字樣,教讀書,聽背書,雖有四耳目四手足者,亦不能矣。況今時有習武一途,館中或間一二習武者,更增解武經、選策論諸事矣。而猶未盡也,先生與試者又要自己讀書,則雖有八耳目八手足者,亦不得完諸課程矣。于是先生盡置大小學生課程于度外,亦勢不得不然也。是以學生雖至二三十歲,或己進學,而本經未及解,安望其學有成就乎?至于諸經、《通鑒》、古文諸要書,學生亦未經目睹可知矣。然則為父兄者,欲教已冠子弟,必多方覓已冠之友為一館;欲教幼童,多方覓幼童為一館。為人師者,亦當以成就學徒為心,倘得子弟課程完全,父兄亦必加厚束脩,得名得利,有何不美,而必欲茍且從事,使名利兩失,且誤人子弟哉。

      返回目錄

      (六)師不宜輕換

          毛稚黃曰:凡欲從師,始須加慎,如既得其人,則不可輕換,數換師者煩而鮮功。蓋彼此習業章程互異,而后師亦多翻前師之案以自見長,紛更不一,將使學者工夫愈紛錯也。古人每一師以終其身,雖千里負笈而不憚遠者,良為此也。

      返回目錄

      (七)學生少則訓誨周詳

          唐彪曰:塾師教授生徒,少則工夫有馀,精神足用,自然訓誨周詳,課程無缺,多則師之精力既疲,而工夫亦有所不及,一切皆茍且簡率矣。故生徒以少為貴也。雖然,生徒既少,必當厚其束修,使先生有以仰事俯育,始能盡心教誨,不至他營矣。

      返回目錄

      (八)教法要務

          唐彪曰:教法嚴厲,乃至煩苦之事,實先生所不樂為。然先生欲求稱職,則必以嚴為先務,不然,學問雖優,而教法過于寬恕,使弟子課程有缺,終非師道之至也。
          唐彪曰:凡書隨讀隨解,則能明晰其理,久久胸中自能有所開悟。若讀而不講,不明其理,雖所讀者盈笥,亦與不讀者無異矣。故先生教學工夫,必以勤講解為第一義也。
          唐彪曰:凡同館所讀之書文,一半相合,則諸人可以同解同聽,先生自然工夫有馀。若所讀之書文人人各異,每人需一番講解,則不特先生工夫無暇,卻力量亦有所不及。然此必先生虛心細察,與有學識者商量,確知何書何文當讀當解,宜先宜后,確有成見,然后使學生課程不甚參差,庶幾講解簡省,而學生受益多也。
          唐彪曰:先生教童子之法,其根基全在正二月間,此時宜屏絕外務,專心致志開導督責,令學生讀書字句分明,課程悉循法度,此后訓誨工夫俱易為力矣。又曰:學生前師手中所讀之經書全不成誦者,后師多不令其溫習,此甚非教誨之善法,亦非忠厚長者之道也。必也于初入學時,悉令其開明前此讀過之書于每冊中,或令學生背半或令背三分之一,以驗其生熟。《四書》本經半日皆可背畢,甚不費工夫,不當以難視之也。生則先宜令其溫習,不必授生書。一則能知學生之底蘊,則教誨易于成功;二則可免不肖子弟避難就易,止溫其熟者,竟置其生者,以致長大經書不能成誦;三則經書既熟,可免學生終身之怨;四則我樂補前師之所不足,后日之師亦必樂補吾之所不足,此又感應必然之理也。此項系為師者至要工夫,不可忽視也。

          唐彪曰:夫子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父兄茍不購覓好書與子弟誦讀,先生必宜再三開導鼓舞之,令之購覓,無刻本者必宜令其借抄。不然,當讀者既無其書,將以何者為資益學問之具?此實先生必不當漠視者也。

      返回目錄

      (九)讀書分少長又當分月日多寡法

          唐彪曰:童蒙初入學,先令讀《孝經》、《小學》,繼讀《四書》本經。如資鈍,或父師教無善法,本經讀畢,年已長大,不得不讀時文,以圖進取,馀經俟文藝明通后補讀可也。如資穎,本經讀畢,年尚幼沖,則當如古人分月用工之法,以一月讀諸經,一月讀時藝,讀文讀經,每日俱當帶三進或五進,每進當加讀遍數,如幼時帶書之法始佳。每日帶記表判,或記詩。俟時藝讀少充,再將經與史分月讀之,古文與時藝分日讀之。所以宜如此者,以時藝多虛詞,經史乃實義,惟胸中有實義,乃能發為虛詞。又古文法詳筆健,遠過時文,故讀經史古文,則學充識廣,文必精佳;不讀經史古文,則腹內空虛,文必淺陋。且經史之益,更在身心,讀之其用又不止于作文已也。人之不讀經與史者,每汨沒于多讀時文,若不多讀時文,自有馀力及諸經史,其理固甚明也。
          徐聚五曰:近見習舉業者,本經之外,馀經皆用刪讀法:《尚書》刪十之二,《詩》、《易》刪十之三,《禮記》、《春秋》刪十之五。雖不應如此,然舉予以取功名為急,力不能多讀,勢不得不從乎簡乎簡約也。
          唐彪曰:子弟七八歲時,正課之馀,宜令讀判。其讀之法,一判日讀十遍,期以十日之后始背,必能成誦,數年諸判可讀畢矣。繼此又當讀表,一表日讀三遍,期以一月后始背,必能成誦,數年諸表可茍完矣。至于溫法,則三日一判,十日一表,循環溫習,未有不記者。凡事刻期求熟則難,紆緩漸習則易。且幼時記性優,能永記,乘時早讀,至為良法。況讀此則平仄明,音調熟,詩賦之理半在其中矣。策論讀法,亦當推此行之。

      返回目錄

      (十)父師當為子弟擇友

          唐彪曰:人知成人之士,咸賴朋友切磋,而不知童蒙無知,尤須朋友訓誨。如一館之中,得一勤學學長,先生工夫精力不及之處,學長少佐助之,則諸生多受其益,而每日之課程皆不虛然。此學長非先生與父兄有心招致之,恐不能得也。

      返回目錄

      (十一)損友宜遠

          唐彪曰:一堂之中偶有一極不肖弟子,或博奕縱飲,或暗壞書籍,或離間同堂,或己不肯讀書,而更多方阻人致功,一堂之中皆為其擾亂。子曰:“毋友不如己者”,不如己者尚宜遠之,況如此之甚者乎!為父兄者,當時加覺察,如有此,必宜求先生辭之。父兄或不知,同堂之士宜會同上白父兄,轉求先生辭之。不然,寧避之而他學,蓋所害不止一端,不得不遠之矣。

      返回目錄

      (十二)勸學

         《迪幼錄》曰:“凡事乘少年鞭功,事半功倍,年過二十,功倍而效止半矣。”陳白沙曰:“今人姑息自恕,不思進學,乃謂過今日尚有明日,殊不知過一日無一日也,徒至老大而傷悲,豈不晚哉!”
          郭開符曰:維昔之人篤志好學,囊螢映雪,何惜陰若此;懸梁刺股,何牢苦若此。今有明窗凈幾之樂,而無負薪掛角之勞;有朝饔夕飧之供,而無三旬九食之苦。晝則宴游,夜則鼾臥,嗟嗟!白駒過隙,老大徒悲,追悔壯齡,恨無及矣。
         《警枕書》曰:“有志之士,縱不能日新,猶當月進,不能月進,猶當歲益。”
          柳屯田《勸學文》云:“父母愛其子而不教,是不愛其子也;雖教而不嚴,是亦不愛其子也。父母教而不學,是子不愛其身也;學而不勤,是亦不愛其身也。是故養子必教,教則必嚴,嚴則必勤,勤則必成。學則庶人之子為公卿,不學則公卿之子為庶人。”
          徐白谷曰:騏驥天下之疾走也,一日而千里,若伏櫪而不馳,則螻蟻過之矣。鹍鵬天下之捷飛也,瞬息而千里,若戢翼而不奮,則鷦鷯過之矣。士之當學,何以異是。
          諸匡鼎曰:匡衡好學,邑有富民,家多書,衡為之慵作而不取其值,日愿借主人書讀耳,遂得博覽群書。袁峻家貧無書,每從人假借抄寫,每日自課必五十紙,紙數不足則不止。予謂古人貧而好學,或慵作借讀,或假借抄寫。每見今之世家子弟,家藏書籍汗牛充棟,而狗馬聲妓飲博交游之好,往往從而聞之,四子之書經年不及一披覽,真可嘆哉!
          丁菡生曰:徐廣好讀書,年八十猶歲讀《五經》一遍。若夫少年,經書一歲尚不能周,可愧極矣!
          張師云:有家務人,當擇古文一冊,時藝一冊,經書二冊,偷閑便讀一過。若期擬閉戶一月二月,一意讀書,如何能得。恐“期擬”二字,瞬息間又了一年也。
          丁菡生曰:記性日拙,家事日多,三復斯言,仰天浩嘆。   

      :饔yōnɡ  飧sūn  jiē  jí  liáo

      返回目錄

      (十三)字畫毫厘之辨

          字畫之辨,介在毫發,形體雖同,音義迥別。揭其相似者并列相形,俾一目了然,庶免魯魚之謬矣。

      返回目錄

       
      父師善誘法(下卷)

      (一)童子初入學

          王虛中曰:六歲且勿令終日在館,以苦其心志,而困其精神。書易記、字易識者,乃令讀之,其難者慎勿用也。初間授書四句,若未能盡讀,且先讀前兩句,稍熟令讀后兩句,稍熟然后通讀四句。初時如此,日久則可以不必矣。

      返回目錄

      (二)童子最重認字并認字法

          唐彪曰:凡教童蒙,清晨不可即上書,須先令認字,認不清切,須令再認,不必急急上書也。何也?凡書必令學生自己多讀,然后能背。茍字不能認,雖欲讀而不能,讀且未能,烏能背也?初入學半年,不令讀書,專令認字,尤為妙法。
          唐彪曰:先生教讀書不過五六遍,至多不過十馀遍止矣,而童蒙心散,不會用心,先生教彼時,彼心已不在書,不過隨先生之口述而念之。資性鈍者,既到案頭,一句且不記,任先生催促,彼終不讀,非不欲讀也,不識字也。在童蒙幼稚無知,但畏書之難讀,疾書如仇,而不知由于不識字之故,在先生更不深思,但咎學生之頑拙,罵詈仆責交加。而不知由于己不教令識字之故。噫!所謂方枘
      音銳,榫也圓鑿孔也,兩不相入也。若先教令認字,字既能認,雖教三遍四遍,彼到案頭,亦能按字口誦,讀至百遍外,雖甚拙者,亦能記能背矣。
          唐彪曰:余子正心,自六歲入學,因書不成誦,三歲歷三師,至四年無可如何,不復易矣。其歲則甲寅也,因兵亂避居山中,適有朱雨生設帳其地,因令就學從游。至五月,所讀新書不減于前三載,且于前三載不成誦之書,無不極熟。彪敬問其故,答曰:“吾無他術,惟令認字清切而已。令郎非鈍資,止因一二句中字認不清,故不敢放心讀去,則此一二句便不熟。因一二句不熟,通體皆不成誦矣。”又嘗試驗之,童蒙茍非先生強令之認字,必不肯認。認過而仍忘者,茍非強令之來問,必不肯問。止皆先生所當知者也。彪思讀書在認字,甚為淺近,何以前三師皆見不及此,乃知甚明之理,未經人指出,未易知也。
          唐彪曰:教童蒙泛然令之認字,不能記也。凡相似而難辨者,宜拆開分別教之。......如戍戍臣臣微微之類。凡見易混淆之字,即當引其相似者證之,曰此宜分別熟記者也,如此始能記憶,無訛誤遺忘之患矣,此教認字之法也。更有令彼復認之法:將認過之字難記者,以厚紙鉆小隙,露其字,令認之;或寫于他處令認之。倘十不能認六者,薄懲以示儆,庶可令其用心記憶云。

      : 詈

      返回目錄

      (三)教授童子書法

          唐彪曰:教授童子書,遍數雖少,無害也,但宜極緩,令童蒙聽得句句分明,看得字字周到,到案頭未有不能讀者。若授之急疾,如自己讀書之狀,學生不但眼看未到,耳聽亦且未明,勉強隨聲,既不知字句為何物,安望其到案間能自讀也。
          唐彪曰:每見童蒙讀書,一句之中,或增一字,或減一字,二段書或上截連下,或下截連上,此皆先生未曾與之講明句讀與界限道理,以致學生顛倒混亂讀之。若先生將句讀道理講明,則自然無增字減字之病;將界限處用硃筆畫斷,教令作一截讀住,則自無上截連下、下截連上之病。又有極長之句,原不可加讀點,但學生幼小,念不來,亦須權作讀句加讀點,則易念也。一冊書中,定有數處至難念者,然能知其中有界限,有差別,則亦易讀。茍不能知,縱讀多遍,亦不成誦。如“子路問聞斯行諸”一章,每見童蒙讀此章,多混亂不清,因不能記。為先生者,遇此等書教讀時,宜細細開示學生:前是夫子教由求之言,次是公西華問夫子之言,后是夫子教公西華之言。第一界限是“聞斯行之”止,宜劃斷作一截讀住;第二界限是“敢問”止,宜劃斷作一截讀住;第三界限是“故退之”止,宜劃斷作一截讀住。又如“知虞公之不可諫”一節,原分六段,有六界限,可指劃斷作六段讀之,自然易記。茍不分清,求其不錯亂也難矣。差別者如兩孟書中,“五畝之宅”凡三見,而三處字句不同;“堯以天下與舜有諸”一章,萬章述問與孟子所說,字多不同;“人有言至于禹而德衰”一章,舜薦禹之辭與禹薦益之辭,文義大段同而字多不同。此等不同處,有學識者方能分別,在童蒙則不能,愈讀愈亂,不開示之,無由明白,開示之,自然易讀易記矣。

      返回目錄

      (四)童子讀書溫書法

          屠宛陵曰:凡授書不在徒多,但貴精熟。量其資能讀二百字者,止可授一百字,常使精神有馀,則無厭苦之患,而有自得之美。
          唐彪曰:古人讀書,必細記遍數,雖已成誦,必須滿遍數方已。故朱子云:“讀一百遍時,自然勝五十遍時;讀五十遍時,自然勝三十遍時也。”
          唐彪曰:欲學生書熟,必當設籌以記遍數,每讀十遍令繳一籌。一者書之遍數得實,不致虛冒;二者按期令繳籌,遲則便可催促督責之;三者籌不容不繳,則學生不得不勤讀,以早完課程。殆一舉而三善備矣。
          唐彪曰:凡幼學,本日所讀書但隨其資之高下,令讀之若干遍,必滿其數,能背固佳,即不背,亦可次日加讀若干遍,亦必滿其數始背,背畢,將二日前書加讀若干遍,三日前書加讀若干遍,均令滿數,然后總背。生則示儆,訛別字以角圈標記之,然后授生書。此讀書帶理書之法也。凡書倩朋友先背,后送先生背,則純熟而無訛誤生澀矣。
      資有高下,授書有多寡,故遍數之繁簡,宜因人而定,不能盡拘一例。斟酌變通,必使與資相合,方善也。    
          王中虛曰:凡書中有難讀之句,摘出多讀數十遍,則通體皆易熟。讀書知斷續頓挫之法,則書之神情透露,不但易熟,而且易解。
          唐彪曰:學生讀過之書,資鈍者以三十行為一首,資穎者以四十行為一首,俱于其行下劃斷,以為每日溫習之定額。
      三十四十行之下畫一小畫,三百四百行之下畫一曲尺畫。書頭之上,以“理 、溫、習、熟”四字為綱,加圈以記其溫過之次數。如第一次書頭上記“理”字,二次“理”字上加一圈,三次又加一圈,四次加尖角圈,第五次記“溫”字,六次七次八次加圈如前 。九次記“習”字,十次與十一、十二次加圈如前。十三次記“熟”字,十四、十五、十六次加圈如前 。此溫書標記之法也。以上溫書,雖也三十、四十行為率,若資性懸絕,猶當因資增減,不宜執定其數也 。
          唐彪曰:凡學生背書,必使其聲高而緩,先生用心細聽,則脫落 訛誤之處了然于耳,然后可以記其脫誤,而令其改正。若聲輕而且速,則不及察矣。又有書不能背,倩同堂之人哄然讀書,以亂師之聽聞者;又有書不能背,將所讀之書或書之掌中,或書于片紙 ,偷視而背者。凡此諸弊,為師者亦當時時覺察也。
          唐彪曰:溫過之書宜作標記。不作標記,或多溫或少溫,淆亂無稽,書之不熟,皆由于此。且有不肖弟子 避難就易,反溫其熟者,置其生者,故標記不可少也。更宜置課程簿,五日一記,如初一至初五日讀某書起至某書止,溫某書起至某書止。童蒙不能記者,先生代為記之,庶免混亂無稽之弊。

      返回目錄

      (五)讀書訛別改正有法

          唐彪曰:書有不識字而讀訛別者,亦有識其字而讀訛別者,在讀者俱不自知,先生須用心審聽,如有之,急令改正。然一人之聽聞恐有不及,宜遍示諸生曰:“爾諸生誼屬朋友,凡讀書有訛別者,正當互相指點。”即令其于訛別字旁加一角圈為之標記,庶幾讀到其處,觸目動心,自能改正矣。
          唐彪曰:童子讀《易經》,九三多讀六三,六四多讀九四,上九多讀上六。若先生講明陽九陰六之故,由于每卦卦畫而來,則學生胸中了然,自不至于誤讀矣。

      返回目錄

      (六)童子讀注法

          毛稚黃曰:《四子書》定當讀注,所謂圣經賢傳相輔,而不可闕者也。況功令以遵注為主,豈可妄尋別解。然注苦繁多不能盡讀,讀之以簡要為主。刪繁舉要,取其必不可去者,而后存焉。大略《學》、《庸》注存十之八,《論語》注存十之四,《孟子》注存十之三。注之所重在乎義理,名物訓詁非緊要所關,及盤錯易誤者,則悉刪之無礙也。又曰:注有與經文背者,如“慎”字,宋儒因避孝宗諱作“謹”字,《大學》“必慎其獨”,而注云“必謹其獨”之類;又如《孟子》“可以速而速”四句,本是“速久處仕”,而注云“久速仕止”之類。有倒意者,如《論語》“行人子羽修飾之”,注“增損”二字,“損”本訓“修”,“增”本訓“飾”,則當云“損增”之類,義雖無差,而慮讀者反因注致誤,故間加改定,以經正注,非欲與紫陽牴牾也。又有誤者,如《孟子》“或勞心”六句,皆古語,而注云四句之類,宜改正。注詞有數見者,則存此去彼,如“慎獨”注已見于《大學》,則于《中庸》可以刪去之類。有見于經文者,如“大夫有賜于士”一段,詳《孟子》文,則于《陽貨章》注可以刪去之類。有闋疑者,如孔子原無朝聘之事,則于《執圭章》注“孔子”二字,可以刪之之類。讀注之法,雖不盡此,然大概已略具矣。
          或問于金正希曰:“讀書必須讀注,此自然之理也。然大文與注字形既大小不倫,兼有刪抹,故錯綜難看,資鈍者不能讀,奈何?”答曰:“此當先讀大文,讀畢再取注另讀,自易記矣。”又問曰:“讀注不連文本,不幾莫辯為何章何節之注歟?”答曰:“習舉業之人,亦有不讀注者,彼于先生講解之后,將注多番玩索,久久 亦能記憶,臨作文時,‘吾日三省’注,必不混入‘導千乘章’,彼獨非大文讀畢之后加工看熟者歟?彼于讀畢,彼第加功多看,尚能熟記,不至混亂。豈讀畢之后加功另讀,反不能記,必至訛誤歟?舉此一思,無可疑矣。”
          唐彪曰:余每閑游諸鄉塾,塾師每言資鈍者苦于讀注,余意于經書讀畢之后,將注另自讀之。有一友極非余言,謂本文與注 必宜連讀,始能貫合,不然恐彼此不能無誤。余不能決,及觀歐陽永叔讀經法 、程端禮先生分年課程,九經皆先讀正文,后讀傳注;又觀金正希本文與注分讀法,乃信余非偏見,蓋有先我行之者 矣。可惜者淺人不知此理,于學生本文既熟之后再讀注者,不將注 另讀,又將大文連注讀之,承接之間,處處皆非熟境,烏能使成誦也。又有弟子,大文與注原分讀,而師又令之合溫者,尤失計矣。

      返回目錄

      (七)附古人大文與注分讀法

          程端禮曰:童蒙入學,先讀《小學》、《大學》、《論語》、《孟子》、次讀《中庸》、《孝經》,次讀《羲易》、《尚書》、《毛詩》、《儀禮》、《禮記》、《周禮》、《春秋》并三傳。以上諸書,先讀正文。自六歲入學,約用八九年之功,至十五歲諸經正文皆可讀畢。自此當讀《四書》之注,次讀諸經之注,讀畢講解之后,自此宜看史鑒,讀各項古文。
          歐陽修曰:立身以力學為先,力學以讀書為本。今取《孝經》、《論語》、《孟子》、《六經》,以字計之,《孝經》一千九百三字,《論語》一萬一千七百五字,《孟子》三萬四千六百八十五字,《周易》二萬四千一百七字,《尚書》二萬五千七百字,《詩》三萬九千二百三十四字,《禮記》九萬九千一十字,《周禮》四萬五千八百六字,《春秋》《左傳》一十九萬六千八百四十五字。止以中才為準,若日誦三百字,不過四年半可畢。或資鈍減中人之半,亦九年可畢。其馀觸類而長之,雖書卷浩繁,第能加日積之功,何患不至。諺曰:“積絲成縷,積寸成尺,寸尺不已,遂為丈匹。”此言雖小,可以喻大,爾輩勉之。

      返回目錄

      (八)附《四書》正文大注小注字總數

          唐彪曰:《大學》正文及大注內外注,共五千四百七十四字,《中庸》正文及大注內外注,共一萬二千七百五十七字,二《論》正文及內外注,共七萬零六千七百三十六字;二《孟》正文及內外注共二十萬零六千七百四十九字。今備載其字數,以便加功有準則也。

      返回目錄

      (九)覓書宜請教高明

          唐彪曰:天下書雖至多,而好者極少。朱子《讀書歌》云:“好書最難逢,好書真難置。”即如《四書》講章,何止數百家,其好者能有幾家。故人欲讀一書,宜問有學者何為善本,得其指點書名,方可購求。不然,誤覓庸陋之書,鹵莽誦讀,我之學問反為其所卑隘矣。

      返回目錄

      (十)背書宜用心細聽

          唐彪曰:凡學生背書,必使其聲高而緩,先生用心細聽,則脫落訛誤之處了然于耳,然后可以記其脫誤,而令其改正。若聲輕而且速,則不及察矣。又有書不能背,倩同堂之人哄然讀書,以亂師之聽聞者;又有書不能背,將所讀之書或書于掌中,或書于片紙偷視而背者。凡此諸弊,為師者亦當時時覺察也。

      返回目錄

      (十一)讀書總要

          唐彪曰:“有當讀之書,有當熟讀之書;有當看之書,有當再三細看之書;有必當備以資查考之書。書既有正有閑,而正經之中,有精粗高下,有急需不急需之異,故有五等分別也。學者茍不分別當讀者何書,當熟讀者何書,當看者何書,當熟者何書,則工夫緩急、先后俱誤矣。至于當備考究之書,不備則無以查考,學問知識何從而長哉?”

      返回目錄

      (十二)童子學字法

          何士明曰:書字乃最切要之務。考試之日,倘字不佳,又兼差錯涂抹,縱是錦繡文章,亦不動人愛慕矣。
          唐彪曰:寫字重在執筆,執筆之法全在掌虛指活。今童蒙初學書,勢必藉先生運筆,若不將物撐于童子手中,必將五指捏攏,后欲放開,令掌虛指活,難之至矣。為之計者,莫若將小輕圓木,或縫就小布團如雞子樣者,令童蒙握手中,然后先生運筆,庶指與掌俱活動,而年長字易工矣。    
          王虛中曰:童蒙初入學,止宜寫兩字,不得過多。兩字端正,方可換字。若貪字多,變難成就矣。
          唐彪曰:余在越中,見童蒙字式正格中書大字,旁縫書小字,此法極佳。蓋單學大字,則后日能大書而不能小書;單學小字,則后日能小書而不能大書,均各有病,惟此法則兩得之也。又年稍長者,其字式每行大小皆四字,止書一字以為式,其余三字皆令自書。蓋寫一字為式,則有成法可遵,馀令自書,則不得不用心臨摹求肖矣。
          唐彪曰:書法最難,可為程式者能有幾人?若先生字不佳,字式何妨倩人代書。若畏人笑,不請人書,是為自欺。若東家因其請人書字式而輕先生,則大非矣。蓋先生優劣不在乎字也,其優劣在教法之善與不善,學生之受益與不受益耳。
          唐彪曰:書字下筆有次序,不可紊亂,紊亂則字難工。然其法須幼時講究,方能記憶。童子入學一二年之后,先生將此寫成字式,令其取法,習而熟之,則功省而效倍矣。諸法具在,采列于后:
      (略,參見P174
          此運筆先后法,字雖無幾,法可類推,習而熟之,則心有圓機,手無滯筆,舉一可概百矣。

      返回目錄

      (十三)童子宜歌詩習禮

          王陽明曰:教童蒙宜誘之歌詩,以發其志意;導之習禮,以肅其威儀。蓋以童子之情,樂嬉游而憚拘檢,如草木之始萌芽,舒暢之則條達,摧挫之則衰萎。今教童子必使其趨向鼓舞,中心喜悅,則其進自不能已。譬之時雨春風,沾被草木,莫不萌動發越,自然日長月化。若冰霜剝落,則生意蕭索,日就枯稿矣。故凡誘之歌詩者,非但發其志意而已,亦所以泄其跳號呼嘯于詠歌,宣其幽抑結滯于音節也。導之習禮者非但肅其威儀而已,亦所以周旋揖讓,而動蕩其血脈,拜起屈伸,而固束其筋骸也。今人往往以歌詩習禮為不切于時務,此皆末俗庸鄙之見,烏足以知古人立教之意哉。

      返回目錄

      (十四)童子講書復書法

          唐彪曰:童蒙七八歲時,父師即當與之解釋其書中字義。但解釋宜有法,須極粗淺,不當文藝雅深晦。年雖幼稚,講解日久,胸中亦能漸漸開明矣。
          唐彪曰:子弟年雖幼,讀過書宜及時與之講解,以開其智慧。然須專講其淺近者,若兼及深微之書,則茫乎不知其意旨,并其易者皆變為難,不能解矣。更有說焉:書雖淺近,若徒空解,猶未能即明其理。惟將所解之書義盡證之以日用常行之事,彼庶幾能領會、能記憶。王虛中曰:“宜取《孟子》書中易解者先言之。”
          屠宛陵曰:先生講書,至有關德行倫理者,便說與學生知道,要這等行才是好人;有關修己治人、忠君愛國者,便說道,你他日作官亦要如此。
          唐彪曰:先生與初學講書,如講上論既畢,且不必急講下論,宜復將上論重講。蓋年幼資鈍者,初講一周,多未領略,惟經再講,始知梗概,然后可以令彼復講。不然,雖解猶不解矣。凡教初學,全在使之胸中開明,真實有得。若泛然僅從眼角耳輪邊過,終屬茫然,甚無益也。
          唐彪曰:先生止與學生講書,而不令其復書,最為無益。然每日既講書,而又令復書,則工夫過煩,先生之精力亦不能副。惟將前十日所講書于后五日令復完,復書之日不必講書。人或嫌其工夫稀少,而不知其得益良多。其間錯解者可以改正,不解者可以再解,不用心聽全不能復者,可以懲儆之,開導之,功莫善于此。
          唐彪曰:凡經書文章既解者,必宜令學生復解,始肯用心參究,不然,模糊錯誤居大半矣。蓋子弟少時自欺者多,口云能解,實則不能,不令之復,烏知其實哉。余嘗與十五歲童子解文數十首,解且再問之,輒應曰能解,余信之,偶令復數篇,則半是半非,全不得文中神氣,毋惑乎拙于作文也。因盡取解過者俱令之復,就其誤解者改正之,過月馀更令之復,則領略無誤矣。自此,作文漸見條理,甚矣復解之不可已也。文章尚不可不如此,而況經書乎。

      返回目錄

      (十五)童子讀古文法

          唐彪曰:初學先讀唐宋古文,隨讀隨解,則能擴充才思,流暢筆機,較之時藝為益更多。若讀而不解,不明其義,將焉用之。其周、秦、漢古文神骨高雋,初學未能跂及,宜姑后之。雖然,秦漢古文少時亦可誦讀,惟講解取法則宜先以唐宋古文為易于領略耳,然讀不必多,留其馀力以讀周、秦、漢古文可以。

      返回目錄

      (十六)童子讀文課文法

         唐彪曰:凡事試驗者方真,憑臆斷者多無當也。如幼童入手,莫善于成、弘、正、嘉四朝之文,人謂其與時趨太遠,童子不宜讀者,皆未試驗而臆斷者之言也。余至親二人,一學文五年,一學文六年,而文理皆不能明通。代思其故,何以余少時學文僅一年而即條達,彼何以學五六年而不明通,意必其從近時之文入手也。問之果然。余以宜讀先輩之文語二人,并語其師,師與徒皆大笑,以余為妄。余曰:此非余一人之臆見也,前輩熊次侯、陸稼書、仇滄柱、陸雯若、何屺瞻諸先生,皆大贊成、弘、正、嘉之文,皆謂童子必宜讀,豈盡無稽之言耶!吾豈欲害汝輩者哉!何不勉強試之,如果無益,棄去未晚也。又再三勸告之,且勸其所作之文,亦如先輩簡短樣,乃勉強行之,不半年而文理條暢矣。一友天資高邁,其設教也,雖極幼初學,亦以高深之文授之,自以為教法盡善,然諸弟子竟無文藝條達者。語人曰:“余弟子盡不成才,奈若何?”余聞言,急趨而語之曰:“君以高深之文令初學讀,是猶責十馀歲童子,而令之肩百斤之擔,行五十里之途,此豈易能之事乎?即君少時天資雖敏,能讀此解此否也?”于是恍然自失,曰:“吾誤矣,且忘己之本來面目矣。”于是急僅弟子改讀先輩之文,而諸弟子之文藝頓進。他日登堂謝曰:“君真余之大恩人也。向微君直言,吾幾誤殺人子弟矣。”
        唐彪曰:子弟人人皆有可造之資,茍教得其法,一二年文理必能條達。乃有五六年猶未條達者,皆其父師害之也。夫父師豈欲害子弟哉?緣其無有遠大之識,欲子弟速成,謂先輩之文與時不合,雖讀之終當棄去,又當更讀時文,多費工夫耳,不知此最陋之見也。蓋學問工夫,必非一截可到,若不分層次致功,欲其速成,必反至于遲成,資下者甚且至于終不成。且先輩之文,氣體謹嚴深厚,非淺近不可擴充者,加讀時藝以參之,便沛然不可遏抑,如酒母之串水,厚使之薄,少使之多,甚易易也。雖誦讀在幼時,而獲益在中晚也。此其故原非無識之人所能知也。
        唐彪曰:今人最惡者,成、弘先輩之起講,謂寥寥數句,與時式大不相符。不知雖與時不符,然簡短樸直。短則不須曲折,樸則不須詞采,易學也。近文講體長曲折,多須詞采,難學也。幼童一者不能學其曲折,二者未多讀時文、古文,胸中空乏,無所取資,不能自撰詞華,此幼童所以與之不相宜也。凡童子讀文,但取其易學,易學則易條達,不合時式無害也。由條達而再學時式,豈有終不能之理,烏可因一起講簡短之故而棄去之,閉塞其真捷之門路也。今人文厭先輩之承題過長,不知先輩非不知體裁而漫為者也。蓋題有宜承領上文者,大半當在承題內,先輩認得體裁真確,多在承題內領上文,所以長也,非無謂也。余已發明其理于制藝體裁卷中,參考而細思之,始知其章法之美善矣。
        唐彪曰:先輩之起講起比,多一氣貫串,不可截斷。童子學文貴于二者并作,不宜分開。計其詞句之多寡,不過如今人一長起講也,易為也。童子學破承,必待其稍知法則,然后要學講比。學講比亦必待明通后,然后可學。全篇茍不如此,欲速成功,不循次序,文理必不易成就矣。
        唐彪曰:幼童讀文,貴分層次,故必讀成、弘、正、嘉之文六七十篇,以為入門之路。此四朝文者,制藝之鼻祖,讀此方知體格之源流也。此第一層也。過此宜讀近時平易之文百篇,多方選擇,不可謂平易中無精佳不朽之文也。此第二層也。上二層必宜選有用之文,如學問、政事、倫紀、品行等題為妙。過此須讀精細深厚之文六七十篇,亦須雅俗共賞者,高深過于正則者不相宜也。此第三層也。以上三層,皆宜讀一二句。短題題長,題未能領略,驟讀無益也。或疑小題讀之太多,不知單句題中,如“為政以德”、“約之以禮”、“修己以敬”之類已是極大之題。多讀于此時,即可少讀于后日也,可相通也。過此可以讀搭題矣,約略其數還過三十馀篇,此第四層也。過此則可以讀長題矣。童子讀文必宜分其層次,先易后難,方有進益,混亂致功,不分先后,是深害之矣。
         唐彪曰:小題最難得佳,雖大名公之作亦不能無弊病,必改去使歸盡善,讀之方益。制藝非圣經賢傳,改何嫌于 僣乎!
        唐彪曰:童子開手,宜先讀有用之文,如學問、政事、倫紀、品行之類,則有文料可以取資,不然,腹空之至,將以何物撰成。文藝讀百篇之后,稍有文料。又當知作文巧妙,不盡在于書理,每題各有作法一類,不讀數篇,則不能周知題竅,故又貴以作法分類致功,使諸題作法盡為我知,無有遺漏,則胸中有主.重疊無益之文可以不多讀矣。法已詳于《讀書作文譜》第八卷中。
        唐彪曰:童子某時讀某類文,即宜以其類命題課文,最佳法也。
        唐彪曰:為人師者于弟子之文,或有未是,無志怠學者必當督責之,其勤學好勝者但當指示所以不佳之故,不宜深咎之,恐反阻其進機,惟令之如法致功,自有日新月異之益矣。
        唐彪曰,童子學識疏庸,作文時題中所有實義,先生宜與之講明,如“學而時習之”,題內有致知力行諸義。又凡題有輕重虛實,我雖明教之,而文終屬彼自作,故言之無害也。不然,題義不明,將一日工夫、心力俱付之無用,豈不甚可惜乎?

      :僣jiàn

      返回目錄

      (十七)改文有法

          王虛中曰:閱童子之文,但宜隨其立意而改之,通達其氣脈字句,極能長發才思。若拘題理而盡改之,則阻挫其才思,已后即不能發出矣。
        唐彪曰:先生于弟子之文,改亦不佳者,寧置之。如中比不可改,則置中比,他比亦然。蓋不可改而強改,徒費精神,終不能親切條暢,學生閱之,反增隔膜之見。惟可改之處,宜細心筆削,令有點鐵成金之妙,斯善矣。善學者于改就之文或涂抹難閱者,宜將自己原本照舊謄清,先生改者亦謄于側,細心推究我之非處何在,先生改之妙處何在。逾數月,又玩索之。玩索再四,則通塞是非之故明,而學識進矣。
        唐彪曰:為人師者,門人既眾,評改課藝甚耗精神,疏率則學者不受其益。今設簡捷之法,令弟子將文自加細點提掇過渡,出比對比皆自劃斷,則閱者可省思索之勞。推之衡文較士者,閱文多卷,神志易昏,遇幽深淡遠,或章法奇變、或句調錯綜之文,恐多誤閱。觀風季試依此行之,可以減幕士,速工程,且無誤閱也。

      返回目錄

      (十八)童子宜學切音

          唐彪曰:人止知四六之文重在平仄,而不知散體古文、八股制藝亦重之也。平仄微有不調,詞句必不 順適,意雖甚佳,無益矣。梁素冶曰:“初學屬對時學調平仄,此一件工夫最重而不可忽。”蓋名言也 夫。夫欲調平仄宜兼學切音,切音之理茍有師傳,功甚簡易。童子正課之外 ,學之月馀,即能成就,實無妨于舉業。乃父師多不欲教之,致令作文音韻不調,語多澀拗,既不利于功名,甚且讀書多訛字,而出語盡別音,又不免為明人所非笑也。
          唐彪曰:武林胡克生高弟楊可進,莆十齡,三十六母下韻字無不能背,隨舉二字即能切一字,而絲毫無誤。彪屢贊之。克生曰:“無難也。君事煩無暇教幼子若孫,茍令來就學,余代教之 ,十日之間,當令如楊子。”切音之學,易至此也。
          唐彪曰:《毛詩》者,商、周之樂章也,所重在音韻,習詩者惟葉韻讀之,始能得其神理,而益我之性情。孔子曰:“《詩》可以興”,蓋謂此也。今人平日即不習切音之學,于 《詩》中當葉何韻之字,皆不能知,故教弟子誦讀,不得不舍韻而從字。澺!圣人以聲音能移人之性情而有樂,故以《詩》之有音韻者 宜節之。今讀《詩》不從韻而從字,韻且未葉,安能令人興起乎?全昧讀《詩》之理矣。然欲知韻,又不可不知切音。

      返回目錄

      (十九)教學雜條

        唐彪曰:古人學問并稱,明均重也。不能問者,學必不進。為師者當置冊子與子弟,令之日記所疑,以便請問。每日有二端注冊子者,始稱完課,多者設賞例以旌其勤。一日之間,或全無問與少一者,即為缺功,積數日,幼者夏楚儆之,長者設罰例以懲之,庶幾勤于問難,而學有進益也。
        唐彪曰:子弟聰明有志者,可以責撲罵詈愧恥之,使之激勵精進;愚玩無志者,督責之則彼益自棄,而安于下流,無上進之機矣,惟故加獎譽,并立賞格鼓舞之,或踴躍向往之心生,未可知也。觀古人為政,必賞罰并行,乃能致治。則知父兄教子弟,神機妙用,亦在獎勵鼓舞與督責兼行也。
        唐彪曰:凡幼時所讀不朽之文,慎勿謂已入膠庠,所需皆大題,竟可委而去之也。佳文極難,當其選時,不知去幾許心力而后獲此。貽之子孫,得見至精之文,不為無益之文所誤,甚有裨也。
        唐彪曰:讀書作文,全藉精力。少年伉儷之后,父師宜多令之館宿,則房幃之事簡,精力足而神氣精明,所學必成。不然,精力既衰,神明先已昏暗,兼之讀書作文,不能刻苦用工,烏能深造自得,所學有成。《易》云:“七日來復。”古人少時以此為限,宜仿此意行之,庶幾可也。
        唐彪曰:題之大小,不可以字句之多寡分也,有句多而題反小者,有句少而題反大者。且長題易做,短題難做。如“夫子溫良恭儉讓”一句,較“夫子至于是邦”一章;“君子無終日之間違仁”一句,較“富與貴”一章,孰難孰易,當必有能辯之者。惟少時未及讀長題之文,故長題到手,殊屬艱難。若曾誦習,熟悉其體裁法度,雖初學者亦能為也。初學讀小題二百篇后,竟取大題讀之,則學充、識廣、筆健,文必愈工,后日工夫,又可簡省無數矣。

      返回目錄

      附:不習舉業子弟工夫

          唐彪曰:習舉業者甚寡,不習舉業者甚多,愚意不習舉業之人,必當教之讀諸古文,學作書簡論記,以通達其文理。乃有迂闊之人,以文理非習八股不能通,后又以八股為難成就,并不以此教子弟;子弟亦以八股為難,竟不欲學。于是不習舉業者,百人之中,竟無一人略通文藝者。噫!文理欲求佳則難,若欲大略明通,熟讀簡易古文數十篇,皆能成就,何必由八股而入。試思未有八股之前,漢晉唐宋,恒多名人,其文章之佳,實遠過于有明,又其時百家九流能通文藝者甚多,又何嘗皆從八股而入也。

      返回目錄

      附:村落教童蒙法

          唐彪曰:窮鄉僻壤之人,能識數百字者,十人中無一人;能識而又能書者,數十人中無一人,豈果風水淺薄,資質魯鈍至是哉?只緣蒙師在其地訓學者,徒懸空教之讀書,而不教之認字,與多寫字故也。蓋窮鄉之教子弟者,十人之中,不過一人。此一人之教子弟,久不過二年三年,暫不過期年半載。童蒙即讀過: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彼焉知宇宙作何解說,明德新民作何解說,此等書義,于何處用得著也!在書館時,亦有背得數句者,廢學之后,宇宙洪荒字,明德新民字,認不得者甚多,亦何取乎能背書哉?惟教之認字,與多書字,則實受其益。或曰:“認字要矣,多書何謂乎?余曰,窮鄉之人,亦有能識數百字者,若令之執筆書寫,則一鉤一直,有所不能。蓋幼時未曾專心學字,手不慣熟也。為之父兄與師者,每日六時,但令二時認字,二時學書,則雖在館之日無多,年長之后,亦必能識字而兼能書矣。”馀功令學算法,為益甚多。

      返回目錄

      正文結束  最后修正更新:2008年5月25日

          我國最早的教學法著作是《禮記·學記》,從教與學的關系中提出了教學論,為此后的教學法理論奠定了基礎。而《家塾教學法》則是我國第一部以“教學法”命名的教學法著作,唐彪以“教學法”命名其著作,是對教和學兩者關系的明確化。我國現代教育專家陶行知也認為“先生的責任不在教,而在教學,而在教學生學”,透徹地說明了教學法的本質。

       

      本網注:《家塾教學法》之《讀書作文譜》準備錄入,待續,不便之處,敬請諒解!

        
       
       
       
        

       

      弟子規公益網:回顧2018 展望2019

      返回

       
       
             
         

      深圳弟子規公益網   關于弟子規公益網站  

               
               
      狼友必备的色导航